视觉日记#12042015: Rush Surry Hill- 摇滚的汉堡店

坐落于城市的三岔路口,比邻纹身店,酒吧,和(曾经的)黑社会堂口,在这日复一日的车水马龙中,这家摇滚到爆的汉堡店,便孤芳自赏地张扬着一种独特的个性。
从店门前的招牌就可以得知,黑色和白色便是这个地方的主题。其背景的纹路,让人联想到压铸钢板上纹路,而这,也是许多重金属live舞台常用的冷酷和硬派。
带着悻悻然的心情进入到店内,只见大片黑色和白色将厨房和用餐区随意而鲜明地区分了开来。噢!天使与恶魔!善良(此处应有一脸坏笑)的我便自觉地把头向白色的那方望去,猛然发现,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。所谓的天使,其实是个满身纹身打满耳洞的朋克怪咖。无论是墙上鲜艳的涂鸦,还是那幅充满美漫风格的挂画,都像强烈的重低音一样向我的眼球侵袭过来。
忽然间,恶魔那边传来了浓厚的煎汉堡味,勾起了我隐约的喉咙痛。深邃的黑色墙面,锃亮的银色炊具,油腻煎板上吱吱作响的肉饼,这一切一切,都很有默契地出演着铁与火的激情。我想,如果哪一天我想寻求刺激,在这里享用一个汉堡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不过在这个当下,还是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吧。
IMG_4016 IMG_4017 IMG_4018 IMG_4019 IMG_4020

听觉日记#0102042015: 拉威尔 《镜:丑角的晨曲》

这是《镜》组曲的第四乐章,也是其中最著名的一首。变奏十分极端,演奏技巧相当困难,歌曲寓意尤其复杂。充分体现了这位音乐鬼才的恶趣味。
乐曲通过复杂的跳音,和明朗乐段到哀伤乐段的突然过渡,来描述小丑心中复杂的快乐与悲伤。乐曲一开始,小丑来到人群中,蹦蹦跳跳,大摇大摆,展示着那用各色颜料画成的大笑脸。随后,当小丑远离人群,强烈的悲伤和疲倦感忽然从心中翻滚起来,却又因为怕弄花了颜料,而死死忍住即将决堤的泪水。最后,确认四下无人,便不顾形象,竭斯底里,又哭又笑,泪奔而去。
其实我们又何尝不是那个小丑呢?每日在人前,我们都习惯戴上虚伪和防备的面孔,迎来送往。但当人群散去,只剩自己的时候,却是忧从中来,不可断绝。正如《金刚经》所言,所有悲苦,皆因着我相,人相,众生相,寿者相啊。
ravel 020202      revel 02 01

听觉日记#0101042015:拉威尔《镜:汪洋孤舟》

钢琴组曲《镜》,是法国古典乐界的浪漫主义者拉威尔,于晚年写给当时的年轻音乐家们的。《汪洋孤舟》是其中的第三乐章。
从乐曲的第一个音符开始,茫茫大海,无垠天空,便不由分说地展现在眼前。天很蓝,海很安静,一叶孤舟缓缓行驶于海天之间。
随后,随着变奏部分的开始,风暴突如其来!乌云笼罩天空,海面巨浪滔天!狂风呼呼呼地敲击桅杆,暴雨刷刷刷地拍打船身!隆!隆!隆!雷暴也汹涌而至!小船摇摇晃晃!小船孤立无援!
慢慢地,高潮部分过去,雨停了,海面安静了,随着乌云散去,天边开始出现一道道金色的光柱。最后,天恢复蔚蓝,海恢复平静,一叶孤舟缓缓行驶于海天之间。
Revel 01 01     Revel 02 02

视觉日记#0129032015:one central park(昼)

所谓小隐隐陵薮,大隐隐朝市。白昼的central park tower或许就是法国建筑逸才Jean Nouvel 对于“隐逸”的阐述。这是一方坐落于闹市中的灵山秀水。外墙的黑色和绿色,是被攀爬类植物巧妙撮合了的钢铁和玻璃,伟岸而柔和。信步进入建筑物的内部,车水马龙的喧闹戛然而止。大量生长于大堂的湿生蕨类植物,电梯一旁的大型反光面,和玻璃穹顶上透射着的水波粼粼,带来了只属于深山洞窟中的幽静和清凉。随着电动玻璃门的关闭,我这颗烦躁的心,便被隐藏在这一片洞天福地的闲适气氛中。

central park3central park1central park2